關於從“河長製”邁向“河長治”、“河長清”,破解水體治理難題的建議

發布時間:2019-3-4 14:54:00  閱讀數:3018

2017年6月27日,“河長製”寫入新修改的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汙染防治法》;2019年1月3日,中央1號文件提出“落實河長製、湖長製,推進農村水環境治理”,這對於打贏汙染防治攻堅戰具有劃時代的意義。

浙江省是我國“河長製”的萌發地和樣板地。2003年“河長製”在浙江省長興縣率先推行,進而在全省遍地開花。2017年10月1日,全國首個“河長製”地方性法規《浙江省河長製規定》正式施行。與此同時,在國家的積極倡導與大力推動下,發源於浙江的“河長製”目前已在全國各地全麵推行。

全國人大代表張天任認為,存在以下幾個問題:

一是基層認識不到位,實行中“上熱下冷”。部分基層單位對推行“河長製”工作認識不到位,一些基層幹部與群眾對水體治理了解少、認識不足,導致一些地方河道垃圾多。

二是執法監管力量弱,難保治理成效。部分地區的基層河長均為臨時抽調或兼職人員,且基層部門剛性資金需求缺口較大,使得基層政府在實際行政管理中捉襟見肘。特別是在鄉鎮基層,由於沒有執法權,存在對涉河違法行為“看得見卻管不著”的現象,與全麵加強執法監管的要求有一定差距。

三是協調合作機製不夠完善,跨地區、跨部門間橫向聯動待加強。

為此,張天任建議:

1、激發群眾環保意識,充分整合民間力量。大力推廣小微河長、民間河長等經驗作法,建立一套以政府“河長製”為主體,小微河長、民間河長、河道警長等為補充的全民治水模式。

2、嚴格行政執法,強化督責問責。大力推廣“河長+河道警長”管理模式,進一步加大在水汙染、水資源治理和河岸管理等領域的執法力度,建立完善政府主導、社會共治、屬地負責、行業監管、專業管護的河湖管理保護機製,對肆意傾倒生活垃圾、建築垃圾和河道排汙等行為堅決從嚴重查處。

3、科學治水,全麵提升治理水平。大力推廣“河長APP”反饋信息、無人機航拍巡河、“河長製”微信公眾號等科技手段,創新建立河(湖)長製管理信息共享平台和護河員巡查軌跡查詢係統,實現對護河員履職的考核智能化和水汙染行為的監控智能化。

4、跨區域聯動,破解流域治理盲區。對於跨界河湖的治理,以流域為單位,建立地市縣間聯動執法機製和信息共享機製,通過定期共同巡河、召開聯席會議、協同處置河道管理問題及突發事件等聯防聯控方式,有效解決兩地治河信息不對稱、矛盾難協調等問題。